落花君啟

花君❀
灣家人⊙▽⊙
plurk❀http://www.plurk.com/flowersun1021

【叶黄】反压成功?(半慎)

嗷嗷嗷嗷嗷嗷嗷嗷一个作死的节奏。:.゚ヽ(*´∀`)ノ゚.:。不务正业囉(´∀`)///

太久没写肉了 才也个几行就炸了〒皿〒

果然写肉跟看肉差了十万八千里 _(:3」∠)_

-------------

最近黄少很不开心。

不管是早上还是晚上,自己就是无法成功压倒那个没下限的。

但黄少心想,就算对战没法赢,但身为一位健全的男性,至少也要在床上赢那个叶不修。

「队长队长,我问你我问你呃……我是说我帮一个朋友问的,就是如果想要反压一个不是叶不修但是是个很没下限、非常没下限,他简直是不知道下限是什麽东西的人,要怎麽做?」趁休息空档时,黄少认为还是问问自家队长有什麽方案比较实在。


这是在放闪吗?


喻文州以及众蓝雨默默地自动开启滤镜。

「咳,我说少天啊,你的……那个朋友,跟那个不是叶修但是很没下限的那个人是不是情侣?」喻文州不自觉地将握起拳头移至嘴前咳了咳。

闻言,黄少马上炸起毛。「蛤?谁跟他是情侣--不是不是不是不是,我是说他们不算是情侣,就是呃……啊!那种很要好很要好的朋友。」

「嗯……那就威胁他吧?跟他说不给反压就绝交之类的。」

「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--不愧是队长!果然想的对策就是不一样!好,今天晚上我就来试试……呃,不是我是说我叫我那朋友试试!」语毕,便嗒嗒嗒地踏着愉悦的脚步,一副好像自己说谎没被人发现的得意样回去练习了。

少天啊,你这是在展现你的高度智商吗?众蓝雨泪目目送着少天的背影离去。


夜晚,黄少洗白白一出浴室便看到叶修早已躺床准备睡觉。


哼哼--今天看你还从不从本剑圣!

「叶不修叶不修!今晚换我在上面,不然我就跟你分手!」黄少愉悦的扑床,扬着大大的笑容,然后宣示自己的反攻宣言。

叶修只是挑了挑眉,不淡不咸地回了一句:「可以啊,今天你在上面。」心想:不过少天什麽时候好这姿势了?结果两人的思维根本不在同一阵线上。

闻言,黄少甚是大喜,噢耶!忍了这麽久,每次早上都是自己腰杆酸到都抬不起来,今天终于可以报仇了!


黄少白花花的双腿将叶修的双脚夹在中间,然后伸手环着他的脖子,像隻小狗似啪嗒啪嗒地勐亲叶修的脸。

见大餐主动献上,叶修当然何乐不为,随他在自己脸上亲的满是口水,两手当然也没閒着,一隻圈着黄少偏瘦的细腰,另一隻则是不规距地慢慢伸到后头去。

一见身后的感觉不对劲,黄少回头一看,马上变炸毛了。

「靠靠靠靠靠--干什麽干什麽,不是说好了今天我在上面!别给我说你反悔了!想要展现你的没下限也不是这样的!」

闻言,叶修反倒是笑了出来。「怎麽?你不是要骑乘麽?」


一秒钟过去,三秒钟过去,十秒钟过去……黄少愣了整整三分钟才了解叶修在说什麽。

「靠靠靠靠靠--谁在跟你说骑乘!我是说今天让我反攻!反攻懂麽!我堂堂蓝雨的剑圣会跟你这叶不修玩骑乘麽?还给我把骑乘说的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,你的下限呢?节操呢?溷帐溷帐溷帐溷帐--唔!」说到一半,黄少胀红了脸忍不住大开垃圾话,而那张喋喋不休的嘴当然是被叶修完美的堵住了。

「既然我们的剑圣大大说今天想要在上面,那我就勉为其难的让你主动吧!」语毕,叶修根本不让黄少有反驳的机会,原本停下的双手又开始不规距了起来。

「魂、魂帐……啊、啊啊--说好、的反攻……嗯啊啊--」黄少涨红着脸,因为全身的支撑只剩下了背后叶修环着自己的臂膀,忍不住颤抖着腰杆。

「是啊,现在动的不是你麽?」叶修一副笑的无害的样子,忍着慾望欣赏着黄少主动迎合自己。

「谁、谁在跟你说……哈嗯、啊啊、啊……这个动唔--」黄少瞪着湿润的眼眶不服气地看着叶修,勐地自己的后脑勺被一隻大掌捧着,叶修一个使力让黄少的头迎向自己,四片嘴唇便交缠在一块。

「所以,身为我的小攻大人,我当然得要好好取悦你喔。」接下来叶修连让黄少反应过来的机会都没有了。


清晨,叶修突然睁开眼,往旁一看,一颗栗色的头颅乖巧地靠着自己的胸膛,平稳的呼吸还有紧闭的双眼说明着叶修怀中的人早已累坏了。

叶修笑的狡猾,像隻偷了腥的猫般,满足地低头轻轻吻在黄少的髮旋上。

不过想起黄少的反攻宣言,叶修忍不住收紧了环着黄少的双臂,见怀中的人不适地轻微挣扎后才又慢慢放鬆。

看来最近蓝雨太閒了,找点事给他们做好了!

叶修的眼睛闪烁着狡猾的光芒,不过看着熟睡的黄少天,那些也只是后事了。

Fin.

------------

8/10我能写的完育儿日记麽_(:3」∠)_

评论(1)
热度(31)

© 落花君啟 | Powered by LOFTER